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话韦森中国经济增速下行是必然趋势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1:56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对话韦森:中国经济增速下行是必然趋势

今年伊始,中国经济已放慢前进的脚步,出口的下滑、产能的过剩,再加之消费的疲软让原本动力十足的“三驾马车”开始举步维艰。从年初的通货膨胀压力,到年中所谓的“CPI下行”,货币政策的每一次调动都刺激着市场的神经。再加之房地产市场调控、证劵市场制度改革、国际板上市等争论,在此宏观背景下,我国经济将何去何从?面对中国经济的增速下滑,什么才是最适宜的宏观政策?未来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货币流动性、楼市、股市的核心问题又是什么?本期东方财富网《财富观察》邀请到了复旦大学教授韦森,与韦森教授一起探讨当前经济中的点点滴滴。  纵观我国今年上半年宏观数据,上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227,0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8%,其中二季度增长7.6%,增速3年来首次跌破8%。上半年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为18398.4亿美元,同比增长8%。其中出口9543.8亿美元,增长9.2%;进口8854.6亿美元,增长6.7%;贸易顺差689.2亿美元,扩大56.4%。  东方财富网: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下行趋势已开始显现,投资、消费、出口形势不容乐观。在此宏观经济的格局下,您认为今后我国经济将何去何从?经济是否存在“硬着陆”的风险?  韦森:我素来不怎么用“硬着陆”、“软着陆”这种带有情感的隐喻性词汇,总觉得这种说法背后的潜台词是将一国宏观经济假设为一架大飞机,总有一个像航班“驾驶员”和“机长”似的政府在其中操控和调控。今年5月初,我曾在《大转型中的中国经济》一文中指出,中国经济逐渐下行,将是一种自然趋势,甚至可以认为是一个必然趋势。这个观点随后也影响到了较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包括国外的部分经济观察家。  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开始,中国经济开始进入高速增长期。尤其是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经济进入了十年的黄金增长时期。经过这30多年的高速增长,经济增速开始逐渐下行,我们应该认识到这是自然、必然的。近期,一些财经媒体乐观地表示,中国经济将在7月份“见底回升”。我觉得这种观点只是看到了经济的表面现象。从我国经济的发展阶段和长期趋势看,我们需要对经济增速的逐渐下行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之所以说中国经济下行将是一个必然、自然的趋势,主要表现在三个层面。其一是表层的,即人们常说的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均举步维艰;其二是根本的,即各类企业的资本边际回报率呈现出下降趋势;其三则是从历史的观察看,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已过巅峰期,开始逐渐进入长期增速下行的趋势中。  东方财富网:投资、消费、出口作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如今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中国企业制造业竞争力已不及孟加拉、菲律宾、印尼、巴西、越南等国家,而较多外资企业也纷纷外迁他国。加之西方国家经济低迷以及欧债危机的影响,您具体怎样解读投资、消费、出口三方面的形势?  韦森:整体而言,大规模的投资和出口快速增长,的确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拉动着我国的经济增长。现在我国经济所面临的基本格局是,大规模投资的黄金时代即将结束,外贸出口也已将达到顶峰。在国民收入三部分中,政府财政收入在过去近20年里高速增长、企业利润之前也有较快增长(最近几年已开始下滑),而劳动收入占GDP的份额在过去十多年中一直呈下滑趋势,基于目前的情况,消费很难启动。  具体说来,在过去近10年中,投资占我国GDP比重始终超过40%,世界上其他国家尚无此先例。但事实上,我国前几年由各级和各地政府所启动和推动的一轮大规模基建投资的高峰期即将过去,而民间投资也在逐渐减少。如今的 “铁、公、基”等兴建投资项目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巨大的地方政府负债和企业负债。外贸出口方面,2011年我国外贸出口总量同比增长20.3%,应该说仍然是相当高的速率,但全年对GDP的贡献却为-5.8%。目前看来,欧美、日本经济要从萧条中走出,可能需5——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由此判断,我们的外贸出口基本上已达顶峰,即不会再像过去那样高速增长。  依靠内需消费来保证增长在目前看来也较为困难。多年来,我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呈下滑趋势,特别是在2002年之后,下降非常明显。税收的增加、企业利润的下滑,尤其是民营和中小企业的倒闭,将会导致老百姓收入的继续下滑。近些年来,我国的社会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低收入家庭的收入本就增长不多,而这些家庭的边际消费倾向较高;与之相反的是,富人的边际消费倾向反而较低,或选择到国外去消费。在此格局中,如何期望通过增加消费、启动内需而推动未来的经济增长?  即便期望政府的基本国策有一个大转变,即政府推出提高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政策(这必定要减少政府税收和其他财政收入,别无他法),似乎也改变不了我国经济增速缓步下行的趋势。  从历史的角度看,任何一个国家投资高速增长的同时,也正是经济的高速增长时期。中国大规模投资的热潮正在过去,尤其是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投资在下降,说明中国经济增速正在减缓,中国经济和社会正在转型。目前,中国家庭消费只占GDP比重的34%左右,最终消费也仅为GDP比重的47%。我国经济正处在投资拉动型与消费驱动型的转折点上,而从靠投资驱动向消费拉动的转型,本身正说明了中国经济的下行将是一种自然、必然趋势。换句话说,靠消费拉动经济,本身就意味着经济高速增长期正在过去。  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经济发展的自然法则,只是人为启动一轮大规模的投资,就像一位上了年龄的长跑运动员依靠服用大量兴奋剂来维持自己过去的速度一样,将会大伤身体,甚至导致其没跑到终点就突然倒下的情况,这就犹如经济的大衰退。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