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梁山真英雄李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2:48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混江龙李俊做了梁山泊水军第一头领,委实让人感觉不合常情。

梁山泊水上的真正主人应该是三阮兄弟的,小二、小五、小七打小即生长在梁山泊边,依梁山泊打鱼为生,照小五的话说,梁山泊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托塔天王晁盖起事,三阮紧随而至,智取生辰纲,火并王伦,三阮跟从晁天王立下头功。后来黄安率官军围剿梁山,众好汉在湖港水汊全歼来敌,极善水战的三阮更是功不可没。想来此时,那混江龙李俊正带着两个下手童威、童猛兄弟,在浔阳江上趁月黑风高贩卖私盐,顺带抢劫往来客商,做些没本事的买卖。和三阮的轰轰烈烈相比,简直一为蛟龙、一为鱼虾。

李俊的突然高升,鱼化为龙,和宋江哥哥大有关系。

宋江自放了晁盖之后,平地起风波,一生便经历几多折磨和艰难,可谓九死一生。但这诸多磨难,却以浔阳江上的遭遇,最为惊心动魄。

宋江刺配江州,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这日来到浔阳江边揭阳岭上。早已是饥肠辘辘,远远看见岭脚下一个酒店,好不欢喜。和两个公人飞奔进店,要了大盘牛肉和一桶酒,疯吃狂喝起来。这店乃是催命判官李立开的一家黑店,酒中下药,专门用来伺候宋江这样包裹多钱,却又缺乏江湖经验的浑人。一碗酒下肚,蒙汗药发作,三人顿时口角流水,扑通倒地。李立取了包裹,将宋江拖入屋里,放在剥人凳上,拿出牛耳尖刀,眼看一代豪杰宋公明就要成为第二日早上新鲜的包子馅儿。

恰在这时,只见三人来得店中,李立认得,来者正是李俊和童威童猛兄弟。这李俊乃是浔阳江上黑道第一人物,“混江龙”这个绰号可不是虚名。他不敢怠慢,连忙迎接:“大哥,哪里去来?”李俊说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发配江州的宋江这几日必经此地,自己前来迎接。然后警觉地问:“近日你店里买卖如何?”李立不敢隐瞒,说:“几个月好生没买卖。今日谢天谢地,招得三个行货,还有些银钱。”李俊忙问:“三个甚样人?”等问清楚了面貌长相,他断定里边就有宋江,赶忙进去灌了解药,宋江才从鬼门关前走了回来。随后李俊又将宋江迎来自己家中住了数日,两人结拜了兄弟。

后来宋江多事,惹恼了穆家哥儿俩,被哥俩追赶。月色之下,慌不择路,来到浔阳江边。前面一派茫茫大江,后面追兵甚急,宋江心急如焚。这时看见芦苇丛中摇出一只大船,宋江如落水人抱住了一块木板,忙对艄公说,只要送我渡河,愿出十两银子为谢。十两银子,好大一笔巨款,那人好不喜欢,撑船过来,搭了宋江和两个公人。眼看宋江包裹沉重,那人更是高兴,哪里顾岸边穆家哥俩叫唤,一溜烟将船撑到了江心。船到江心,四顾无人,这人也就露出了豺狼本性,厉声问道:“你三个却是要吃板刀面?还是要吃馄饨?”宋江痴痴呆呆,问什么是板刀面?什么是馄饨?那人从舱底拿出一把泼风快刀,圆睁双眼,说道,板刀面就是他一刀一个,只要三五刀,就将他们三个全部剁入水中;馄饨就是你们脱了衣裳,赤条条跳到江中去送死。宋江哀求,愿将全部财物相送,只求饶三人性命。那人极不耐烦,挥舞着明晃晃的快刀,大喝道:“你三人要怎的?”宋江眼见无望,心想还是吃馄饨好些,和两个公人抱作一团,就要跳进江中。

正在这时,江上响起了咿呀橹声,只见一只船飞也似的从上游摇来。船头立着三人,正是李俊和那不离左右的威猛兄弟。李俊远远喊道:“船里货物,见者有份。”这话摆明了要黑吃黑,看来李俊平时做这种浑水摸鱼趁火打劫的勾当一定不少。那人推诿再三,想蒙混过去。李俊何等精明,只管问:“船里甚么行货?有些油水么?”这口气简直就是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我们就要动手硬来了。那人见躲不过,只得将三人情况讲了。李俊十分警觉:“莫不是我哥哥宋公明?”宋江知道来了救星,高声尖叫道:“船上好汉是谁?救宋江则个!”这声音真是惊喜与惊恐交织,如黑夜里见到了灯火。

李俊两度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宋江,这也是李俊在所有“买卖”中做得最大的一桩人生买卖,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江州劫法场,李俊合着梁山好汉救了宋江,白龙庙聚义,李俊带着威猛兄弟也入了伙。李俊本身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和浔阳江上的小打小闹相比,梁山英雄的大砍大杀当然快活多了,李俊也遂了自己心愿。

后来晁盖在曾头市中箭身亡,宋江当了头领,甫一接手,就一改晁盖行事,开始了宋氏新政,将聚义厅改成了忠义堂。然后打击原来旧势力,竭力培养自己的亲信。这一来李俊自然也成了宋江手上的一枚重要棋子。八百里水泊梁山是众好汉安身立命的第一本钱,岂能给了外人?宋江力排众议,硬将兄弟李俊安排在水军寨第一位,三阮排到了二、三、四位。李俊入伙,论资历、论功劳、论对梁山泊的熟悉程度,都远不及三阮。但平步青云,力压众人,只因为自己站对了路线,属于领导的亲信,是自己人。后来梁山一百单八将排座次,李俊依然是水军第一头领,三阮甚至被搁到了张横、张顺兄弟后面去了——大家都知道,张横、张顺也是宋江的铁哥们儿。

如果以为李俊的发迹仅仅靠裙带关系,他本人只是宋江的一条走狗,那就大错特错了。

做兄长的宋江待李俊这般义气,做兄弟的自然是感恩戴德,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梁山好汉基本都是这样。但一个能成就大事的人,绝不甘心做一条走狗,他必然有自己的主见,甚至有高出主子的地方。梁山泊有三个“龙”字号人物,一个是“入云龙”公孙胜,一个是“九纹龙”史进,再一个就是“混江龙”李俊,除史进见识略逊一筹以外,公孙胜和李俊都有高出旁人的地方。公孙胜在征方腊之前,预感不妙,即云游方外修仙炼道去了。公孙胜这种脱离群众,抛开兄弟明哲保身的做法,让人感觉不像梁山好汉的行径。李俊不一样,他一方面不忘义气二字,对得住兄弟,同时也保持了自我本色,并干出一番大事业,这才是真英雄。

宋江受了招安,率军破辽,立下大功。疆场上一刀一枪,博个封妻荫子,是宋头领当初受招安给大家许下的诺言。但这时,朝廷不光没有封赏,还严加防范,颁布禁令,命令众好汉只能在城外屯扎,不得入城。这岂不让人心寒到了极点?以致众人尽有反心。但这里做得最坚决的却是李俊和他的水军,他们有情绪,更有行动。李俊合着二张、三阮请军师吴用前来议事,密谋造反。

李俊等人何以不找宋江、卢俊义,专找吴用呢?宋江一心招安,愚忠愚孝,无药可救,自不用说。但他们为何连卢俊义都不找呢?他可是除宋江之外的梁山群雄第二号人物啊!这里就有个“明势”与“暗势”之别了。明势就是看起来你大权在握,势力很大,但实际上是纸糊的灯笼,一戳就穿。暗势就是看起来位置在下,但实际权力却是更大,一旦起事,压倒明势,轻而易举。卢俊义被宋江赚上山来人了伙,按晁盖遗言,本该坐山寨头把交椅,但他有自知之明,哪敢动宋江的宝座,于是坐了第二把交椅。卢俊义颇有才略,但由于威胁到宋头领,始终被宋江严加防范。他既然从未真正掌握过什么大权,当然也更谈不上有任何势力可言。身边除了有个耿耿忠心的家仆燕青以外,自始至终再无任何亲信随从,可见他在山寨被孤立的地步。吴用看似在卢俊义之下,但实际上众好汉更认同他,吴用入伙早,哥们儿多,人人都买他的账。想当年正是吴用伙同晁盖,密谋生辰纲,东溪村七星聚义,才有了后来水泊梁山的勃勃生机,那是何等的豪气干云。李俊和三阮他们找到吴用,也是想重现当年壮举。但吴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身在草泽的吴用,那时的吴用是只野鸟,为了觅食,得想尽办法奔波不停才行。这时的吴用已经成了家禽,被主人豢养,搁在笼中。一旦让他出笼的话,才发觉自己已经飞不起来了。

李俊怂恿吴用造反,说道,现在朝廷奸臣弄权,闭塞贤路,不如“就这里杀将起来,把东京劫掠一空,再回梁山泊去,只是落草为好”。吴用大惊,忙说自己不敢自作主张,须等宋江定夺,并警告李俊他们:“他若不肯作主张,你们要反,也反不出去。”李俊等人见吴用不敢起事,都“做声不得”。吴用将军中情况报告了宋江,宋江大惊,赶紧召集群雄,说众人如有反心,先斩他首级,然后再反;不然一旦反了的话,自己也将自刎而死。群雄见到这种情景,流下眼泪,发誓不反,这才罢了。

一时受挫,做声不得,暂且将这口气咽下,等将来有了机会,再引声长啸扬眉吐气,这才是真英雄。哥哥宋江愚忠至死,许多好汉出于义气,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忠于兄长才对,这些人磨灭了自己个性,其实都只是做了宋江的影子而已。李俊高出众人的地方,就是不甘心做这样一个影子,他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宋江出征方腊,演出了水浒英雄最为惨烈的一幕。黑云压城,飞沙走石,梁山好汉如流星急坠,好不凄惨。宋江欲取苏州,李俊带了威猛兄弟前去太湖探路,被渔人引到榆柳庄上。刚进得来,那人干咳一声,两边顿时钻出七八条大汉,手执挠钩,将李俊三人捉了。然后庄主费保和他的另外几个兄弟走了出来。众人说,李俊三人必是奸细,只管取心肝来下酒。突遇不测,李俊也算一条汉子,他不是像哥哥宋江当年那样哭哭啼啼哀求“好汉饶命”,而是十分硬气地对威猛兄弟说道:“今日我连累了兄弟,做鬼也只是一路去。”威猛闻听此言,也是十分坚毅,说道:“哥哥休说这话,我们便死也够了;只是死在这里,埋没了兄长大名。”然后三人挺起胸脯,甘愿赴死。费保他们见到这个阵势,对李俊不由刮目相看,说道:“这个为头的人,必不是以下之人。”意思说,李俊这人必非寻常豪杰,一定是个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人。然后问了李俊来历,当知晓眼前就是大名鼎鼎的混江龙李俊时,忙解了绳索,赔了不是。几个人惺惺相惜,随后结了义,拜李俊做了兄长。后来在费保的相助之下,宋江攻取了苏州城。但费保等人不愿为官,李俊送他们回到榆柳庄,费保借机奉劝李俊道,梁山好汉气数已尽,何不趁现在弄些钱财,打造大船,聚集一群人马,江海内“寻个所在,以终天年”。李俊听了,“倒地便拜”。这倒地便拜,纯粹发自内心一片热忱,可见正说中李俊最隐秘心事。然后李俊三人同费保等人发了誓,只等灭了方腊,就来相聚起事。

宋江攻下睦州,在长江和方腊展开水战。威猛兄弟和阮小二、孟康一路作了前军。敌人势大,阮小二、孟康正面迎敌,都战死沙场。但在作战中间,威猛兄弟竟弃了船只,爬过山来,回到寨中。可见二人是当了逃兵。这种缩头乌龟的做法,岂是梁山好汉所为?只因为二人这时有了期待,将来还要相伴李俊哥哥做另外一番大事业,梁山情谊自然到了一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算做乌龟也在所不惜。

宋江灭了方腊,自己兄弟也折了大半。回朝途中,经过苏州,李俊谎称中了风疾。宋江前来看望时,李俊只要求留下威猛兄弟帮忙照看,等痊愈之后,再来相见。宋江被他瞒过,将三人留在了苏州。

李俊旋即带了两人,来到榆柳庄,和费保等人打造了船只,从太仓港出发,远赴海外。经过一番征战,李俊后来做了暹罗国王,威猛兄弟和费保等人也都做了大官,暹罗即今天的泰国。李俊用另外一种方式,让梁山精神得到了延续和发扬。

水浒有几个尖峰时刻,一个足林冲火并王伦,晁盖坐了头把交椅;一个是一百单八将排座次,宋江成了梁山领袖。但一受招安,就压抑悲愤起来,往日风风火火的英雄,怎地会如此憋闷?这时最值得注意的其实应该是李俊才对。于纷扰乱世满天乌云当中,李俊现出身来,有主见、有骨气、有行动,终于成就了一番大业,打出了一片自己的新天地,使水浒达到了另一个尖峰时刻。

宋江李俊结为兄弟,李俊后来又得宋江重用,做兄弟的李俊照理应该对兄长如影随形,至死相从。但真生命却必须懂得拐弯的道理。宋江受了招安,往日的那个豪杰宋江已经死了,此时还死心塌地跟着这样的人,伴随自己的,必然也是灰色的人生。李俊头脑清醒,不盲从,不甘心,另起炉灶,经过努力打拼,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精彩人生。

水浒前七十回大快人心,后三十回压抑气闷。但这后三十回,却因为有了李俊,让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光亮,看到了梁山英雄的真精神。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