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反思落寞的互联网概念酷6忙转型大货栈倒闭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6:26:38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IT互联网行业对“神话”有着忘乎所以的追逐,因为有Facebook、苹果、腾讯这样的创业标杆。但对中国IT互联网而言,越来越快的变革节奏下,两年、三年……已经足够写出单个企业、单个细分领域的繁华与冷清。四家代表性企业针对 “曾经繁华而今落寞”的反思与展望:没到腾讯QQ当年60万元贱卖无门的境地,再看三年又何妨?

开心网:

SNS不能只靠明星产品

如果你不知道2008年到2010年那场全民参与的“偷菜”潮,实在算不得合格的“老网虫”。与这两个游戏有关,开心网在2010年前后的风靡程度横扫中国互联网。

而那正是整个社交网站行业最风光的时候,开心网、人人网的缠斗夺人眼球,腾讯在QQ空间之外上马朋友网也让行业抖三抖。不过自从有了微博、自从出了微信……社交网站在中国越发被抨击“徒有中国Facebook的虚名”。

反思:“开心网最初是简单创业团队,技术革新和单款产品做得很好,但在架构整个社交网络平台上,与Facebook相比还有较大的欠缺,”开心网副总裁郭巍表示,最早单靠争车位、偷菜、好友买卖、转帖四款明星产品就能让用户喜欢开心网,但后来发现,光靠社交游戏“打天下”难度比较大,SNS社区需要围绕人的社交关系展开,并使之产生平台级协同效应。

“开心网在市场、商务等方面的工作还需要加强。”郭巍指出,中国互联网行业习惯“明星产品打天下”,但就公司而言,需要构建完整的公司品牌、平台和理念。

展望:郭巍认为,不存在微博等新社交工具“干掉”开心网等老牌社交网站的可能。新社交应用必然吸引用户追逐,短时期会产生此消彼涨的流量变化,“用户肯定还会追逐更新的明星产品,而大部分新老产品可以共存,开心网需要围绕社交层面保持和提高用户活跃度”。

“开心集品是社会化电子商务方面的尝试,但开心网理解的社交+电子商务不止于此,也不会一下子就完成,”郭巍指出,如果没有足够的社交概念,那所谓的社会化电子商务就和购物网站没有太大区别,也难以独立长大。据透露,开心网今年的重点之一在于塑造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社交产品和平台搭建。

街旁网:

LBS只懂“签到”难久远

2009年下半年开始,街旁网、玩转四方、嘀咕网……“签到”网站蹿出市面,新浪微博的微领地、人人网的人人报到、网易八方和盛大切客网,大佬跟风集体青睐LBS。

“签到+好友分享+商户优惠+广告或者消费分成”被认为是LBS主流商业模式,也延伸出“签到+游戏”、“签到+电商”等多重商业模型,但在具体实施上遭遇困境:用户增速不理想,没能得到资本持续关注、赚钱更是遥遥无期……到今日,这个行业还是格外低调。

反思:街旁网认为,大家最初没有想清楚适合自身发展的最优模式,困境“与国内LBS的盈利模式一直不清晰、变现能力长期遭到质疑分不开”。而微信等新型LBS交友应用对市场冲击很大。“单纯提供位置服务的LBS应用模式逐渐行不通。”

“如果找发展遗憾,团队建设应该是亟须补起来的重要一课。”街旁网CEO刘大卫告诉记者,街旁100余人初创团队,都是20多岁年轻人,主要靠朋友关系拓展,易于保持团队文化。但随着公司的成长,需要成熟的、水平更高的成员加入,让他们与现有年轻团队融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展望:街旁网认为,LBS与当年互联网急速发展的状况十分相像。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勇于试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对于这个产业再度勃发并实现真正商业价值会是在什么时候来下断言,为时尚早。

“用户体验是第一位的,”只有将用户体验做好,才有可能提高用户黏度。刘大卫举例指出,普通朋友“他在哪里”,你可能不关心;但是换成是特别好友,“他在哪里”就会尤其关心,所以增加了“特别关注”功能以寻找差异化竞争优势。

酷6网:

烧钱非视频惟一出路

一集上百万元的网络版权天价恶战中,就有视频网站代价惨重。2009年11月,中国视频网站第一家上市公司酷6网不会想到一年多之后的尴尬:花掉母公司盛大3亿多元现金,背负2010年5150万美元亏损额,此数字甚至为公司营收额的2.5倍。

当外界还在惋惜创始人李善友等原始团队的离开,盛大已经快刀乱麻地重组酷6销售部门并裁员20%。经历一系列人事动荡,放弃了需靠巨资供养的长视频内容,也相对淡出视野。

反思:“就算现在我们有钱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花大价钱去买剧了,那样做太不值得,”酷6网CEO施瑜的思路已彻底转变,同时他对公司转型的目的也不避讳,“转做UGC就是为了实现公司盈利,我们会坚持这个方向不变”。

展望:并不是公司战略失败了,就要将积累的所有资源都打入冷宫。“酷6已经创立了6年,在这期间用户积累做得不错,这对于我们开展UGC业务是有帮助的,在中国这块领域还处于培养发展阶段,未来的潜力会很大,”施瑜这样认为,他同时认为转做UGC是与其他视频网站差异化竞争的很好选择。

在刺激用户上传自制内容方面,酷6采用了广告分成计划,与用户按比例进行广告收益分成,施瑜认为用这种办法来留住用户更直接有效。

大货栈:

电商亏损终究耗不起

有人说:“做电商可以仅用3年时间就能完成传统企业十年的积累。”虽然并不是所有电商企业都能实现上述理想,但是在传统企业眼里,这无疑是个巨大诱惑。可以说传统企业投资电商就是冲这个短期就能冲大的目的来的。

2010年7月,背靠全球500强企业、被称为印尼第一财团金光集团的投资,“网上超市”大货栈宣布正式上线。据了解,在大货栈上线一个月,订单量实现100%-200%的上涨,日订单量就突破3000,这曾让不少同行艳羡不已。然而就在大货栈本该庆祝上线一周年之际,却宣布关门倒闭。

反思:时任大货栈总经理胡兴民曾称,“如果必须营业额到100亿元量级才可能获利,这是集团不愿看到的”。对于盈利的时间点他也曾与金光集团做过约定,胡兴民认为,一天到8000-9000单的时候就能实现盈利,如果加快国外一些产品的引进速度的话,盈利将更快实现。

传统企业怎么会耐心这么有限?不给电商业务多一点耐心呢?这可能也不能全怪投资方,胡兴民委婉地表达了惋惜之情,“金光集团亦表示仍然愿意继续投入,但是我不能保证大货栈具体的盈利时间点”。

展望:传统企业做电商跟烧钱豪气与否并无关系。据了解,近年来电商行业中不乏资金雄厚的传统企业,但此类企业多将其电商部门定义为线上线上渠道运营商,究竟如何获取用户、提高重复购买率却不被真正重视。

事实上,不管多么财大气粗的传统企业也HOLD不住高额的营销成本。用户来源分析、如何将新用户转化为回头客,对于传统企业来说,这些问题的研究更重要。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

名医汇

海外就医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