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互联网金融冲击中国银行业

发布时间:2020-01-15 00:47:57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2013年11月1日,北京金融博览会上,天弘基金旗下的余额宝、增利宝、会赚钱的支付宝这几个项目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说过,中国的金融业需要局外人“搅起波澜”。在美国雅虎新闻网看来,这一情形似乎正在上演。面对互联网金融的冲击,措手不及的银行该如何应对?

余额宝吸引散户资金超4000亿元

“努力赚钱,谨慎花钱”是北京市民朱女士坚持了大半辈子的人生信条,这意味着除了国家发行的债券,她只放心把钱存到银行里。但最近,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7%的余额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就在春节前几天,朱女士从银行账户中转出3万元,用于在余额宝上购买理财产品—这是她存起来以防万一的治病钱。

“从新闻和我的老伙伴口中,我已经听到不少关于余额宝的好消息了。”这位拒绝透露全名的82岁理财者告诉香港《南华早报》。

尽管儿子反复警告她互联网金融存在安全风险,朱女士还是下定决心尝试一下流行的网上理财。“看到自己每天都能挣些钱,让我感觉很好,这是银行做不到的。”她指的是每天都能通过短信接收到的账户更新信息。

在愿意放松与银行长期关系的庞大人群中,朱女士只是其中之一。自去年6月,互联网平台阿里巴巴与金融机构天弘基金联合推出互联网金融产品余额宝以来,余额宝账户持有人已达6000多万。

北京大学博士生李雯将平时闲置不用的几千元现金放进余额宝,“方便”是她最主要的理由。“反正不需要费心打理,也没多大风险,可以在淘宝上买东西,什么时候需要用也可以随时取出。”她告诉《青年参考》。

北京基金分析师王群航(博客,微博)(音)告诉《南华早报》,去年年底,余额宝管理的资金达到1800亿元,引起媒体的广泛报道,这在无形之中为其做了很好的广告,吸引了新的客户。

“从全球角度看,我们仍与顶级玩家相距甚远。”天弘基金经理王登峰告诉路透社,“1月15日,我们在所有的货币市场基金中排名第14位,与第一名还有很大差距。”

事实上,余额宝的横空出世,已让这家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一夜间广为人知。目前,余额宝资金管理规模已超4000亿元。

“局外人”搅起中国金融业波澜

中国出了名的严格金融体系,让人数渐多的富人投资渠道十分有限,也让狂买黄金的“中国大妈”成了独特的一景。

应消费者需求,近几年,财富管理产品销量激增。这种由银行推出的低风险投资,平均收益率一般比定期存款高出约两个百分点。但与宣称保本的同时年化收益率达到7%的余额宝相比,传统短期理财产品3%~6%的年化回报率就显得吸引力不足,被规定只能围绕3%的存款基准利率上下浮动10%的银行定期存款,更是毫无竞争力。

归根到底,投资者追求的是收益。与阿里巴巴的余额宝一样,许多互联网公司利用这一市场空白,推出了自己的网络金融产品和服务。腾讯的微信理财通、苏宁易购的零钱宝、百度的百赚都是如此。

“这些新服务无疑是针对阿里巴巴展开竞争,”《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的格雷斯·朱和保罗·莫祖尔告诉美国《商业内参》网站,“微信理财通的7日年化收益率高达7.394%,这也是腾讯吸引用户将银行账户绑定到微信的策略。”

除了更高的利率之外,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余额宝以及其他现金市场基金还有很多吸引人的创新点。与大多数银行理财产品不同,每天重新计算收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更加灵活,用户能随时转出现金。余额宝和广泛使用的阿里巴巴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的无边界融合,也使购买产品变得简单、方便。

更重要的是,与购买额度动辄几万、十几万的银行理财产品相比,余额宝1000元的低门槛显得很亲民。

正如美国《华尔街日报》所说,多年来,中国的金融业一直被国有银行垄断,但如今,科技公司正利用网络平台推动行业创新,企图瓜分这块诱人的蛋糕。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说过,中国的金融业需要局外人“搅起波澜”。在美国雅虎新闻网看来,这一情形似乎正在上演。面对冲击措手不及的银行,又该如何应对?

银行开展“地盘保卫战”

互联网金融对银行的冲击不容小觑。瑞银(USB)估计,如果银行存款总额的10%流入在线金融产品,银行净利差将降低0.1%,其损失的手续费收入将达到2014年净利润的4%。

“余额宝和类似的理财产品对银行是很大的挑战。”香港金融和技术咨询公司Kapronasia的卡普隆告诉路透社,“虽然在线金融产品只吸引了银行总体存款的一小部分,但其发展壮大的速度耐人寻味。”

为了避免现金短缺,中国的银行限制储户将资金投入互联网金融服务。春节前,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规定,每个账户每天最多向余额宝转账1万元。春节后,这一限制再次被修改为每月不超过5万元。其他10家银行也限制了不同的转账金额。

此外,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601328,股吧)、平安银行(000001,股吧)在最近几周集体发起反击,纷纷推出更有吸引力的新产品。如中国工商银行的“天天益”被寄予带来3000万元资金流入的厚望,交通银行推出了“快速收益通道”、“得利宝”,平安银行也发布了类似的产品“平安收益”,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则宣布与小米公司在移动支付方面进行合作,销售理财产品和保险(放心保)产品。

“我们试图增强理财产品的便利性,如让人们在非工作时间购买它们。我们也要求银行监管机构允许降低一些理财产品5万元的最低投资额。”上海一家中等规模的银行产品经理告诉CNBC。

为了与余额宝抗衡,中国银行业协会也在游说监管机构,限制非银行机构提供的在线基金的增长。如果对在线货币市场基金收益率的限制达成,这将消除在线金融产品的核心竞争优势。中国证监会表示,他们正与互联网金融机构商讨制定游戏规则。

“监管机构试图实现很好的平衡。他们不想消灭让消费者获益的创新,但也不希望投资活动完全不受监管。”香港巴克莱银行亚洲银行分析师闫梅(音)向CNBC表示。

不过,无论银行采取何种应对方式,其融资成本上升的趋势都会继续,因为银行的理财产品必须提供能与在线竞争对手相匹配的收益率。加之中国逐步放开存款利率,银行将被迫彼此竞争吸引用户。

“这会对银行的利润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成本将会上升。”闫梅说。

余额宝安全与收益率难以兼得?

余额宝用户高丽这几天有些焦虑。“收益率一天比一天低,已经跌破6%了。”每天都关注账户余额的她更担心,听起来不那么靠谱的余额宝会不会一跳到底,甚至让她赔本。

从国际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普遍“短命”来看,这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1999年,美国PayPal公司便推出美国版“余额宝”,将其在线支付功能与金融理财产品结合起来,最高年收益曾攀升至5.56%。然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收益大受影响,PayPal公司也不得不关闭这款理财产品。

但在北京基金分析师王群航(音)看来,收益率的变化是很正常的现象。他告诉《南华早报》:1月和2月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人们手头有闲钱可以放到高回报的理财产品中。但从3月份开始,这种增长将放缓,人们赚得没那么多了。”

美国《福布斯》杂志则认为,这一现象与人民币汇率的变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好日子并不会持续太久。

天弘基金经理王登峰表示,天弘只是将散户的钱收集起来,用于投资国有银行或股份制银行的货币基金,从中赚取手续费,而这一投资方式十分安全。

“我们觉得不值得冒这个风险去跟小银行打交道,这并不是说他们会拖欠贷款,但我想完全避免风险是明智的。”他告诉《商业内参》网站,“余额宝的收益是跟着资金利率走的。如果货币市场走弱,余额宝的收益下降是很正常的,但它并不会突然掉下来。我们也不承诺说要把收益率做到多高,这不是我们主要关注的点,我们最关心风险控制。”

“钱就在这个系统里,只是在线金融产品让廉价的存款变得昂贵起来。”闫梅告诉路透社。朱女士也仍然期待着余额宝每天发来的短信,尤其是当她长期信任的银行只能给出3%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时。

什么是海外就医

网上挂号服务中心

名医汇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