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省兖矿煤制油项目通过审核51搜

发布时间:2019-10-18 16:23:24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山东省:兖矿煤制油项目通过审核

生意社01月11日讯

从山东兖矿集团独家获悉,中国第一个煤间接液化项目《兖矿榆林100万吨?u年煤间接液化制油工业示范项目申请报告》上周通过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审核评估。业内人士表示,这意味着兖矿煤制油项目可以开工建设了。而其他三家涉足煤制油的煤炭巨头也在加紧相关项目建设。 项目顺利可注入兖州煤业 虽然南非煤制油事业发展非常不错,但在我国,煤制油在经济性、技术等方面还有待检验,因而,我国对上马煤制油项目实行严格的核准制,建设项目必须经过国家发改委的核准。上周,二十多位专家参与了兖矿煤制油项目的评估。兖矿集团人士告诉记者,在评估会上,专家们对项目土地、环保、安全、卫生、地震灾害等事项进行了认真审核。专家组的意见是,项目申请报告的内容和深度基本达到了国家和行业规定的要求,经必要的修改和补充后,可作为项目核准的基本依据。 中国缺油富煤。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吴吟认为,煤炭液化对缓解中国石油供应不足,维护国家能源战略安全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兖矿高层曾表示,如果煤制油项目进展顺利,将注入上市公司兖州煤业。 示范项目2009年可建成 此前从兖矿集团获悉,兖矿在陕西榆林市的煤制油项目主要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计划于2013年建成年产500万吨油品的规模,需资金500亿元,二期建设规模是年产油品1000万吨。其中前期示范工程包括一条年产100万吨油品的生产线,预计工程最迟2009年年底建成。 2006年4月21日,山东兖矿集团榆林煤制油项目开工奠基。时任陕西省省长的陈德铭参与了奠基仪式。 兖矿煤制油采用的是煤间接液化技术。这一技术已在南非工业化。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国家对非洲石油供应设限,为解决能源问题,南非投入巨大精力研究煤制油技术,最终取得突破。目前,南非近一半燃油靠煤制油获得。 兖矿集团1998年开始涉足煤变油研发。2004年11月,集团公司自主研发的万吨级低温费托合成煤间接液化和100吨?u年费托合成催化剂中试成功。国家科学技术鉴定委员会认定,兖矿已掌握煤炭间接液化的全套技术,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这将为兖矿节省一大批技术转让费。 四大煤制油项目比速度 在高油价背景下,前两年国内一度掀起煤制油热。不过这股“热火”很快被国家发改委以限制文件浇灭。目前,仅有神华、兖矿、山西潞安和内蒙伊泰四大企业正在建设煤制油项目。 在兖矿煤制油项目获批之前,神华内蒙鄂尔多斯百万吨煤制油示范项目已获准建设。据神华集团人士介绍,该项目预计于2008年投产。该项目采用了直接液化技术,是全世界第一个煤直接液化工业化项目。工业化对风险性的放大效应目前很难预测,因而该项目能否顺利投产,一直为外界关注。 另外,神华集团与南非沙索公司就引进后者的煤间接液化技术进行谈判。该项目计划建设规模为300万吨级,总投资约300亿元。记者昨天获悉,谈判尚未结束,故项目开工仍无时间表。 山西潞安和伊泰煤制油项目运用的都是中国科学院自主研发的技术,规模均在16万吨。据介绍,山西潞安项目属试验性质,不用备案、核准。这两个项目可能在2008年上半年建成投产。 延伸阅读 油价破百打开煤制油发展空间 一直以来,油价都是衡量煤制油可行与否的一个重要指标。作为一种成本相对高昂的石油替代品,煤制油只有当油价高到一定程度才有用武之地,这也是为什么煤制油在进入高油价时代后发展迅猛的一个原因。而伴随国际油价闯入百元大关,煤制油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一般而言,油价越高,煤制油的空间就越大。”昨天,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凤起在接受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单纯从经济性成本考虑,只要国际油价长期维持在50美元以上,煤制油就有发展的空间。而现在国际油价已经接近100美元,对煤制油来说肯定是一次重要的机遇。 据悉,煤制油的成本主要包括煤、催化剂、水、电以及运营成本等。公开资料显示,煤的成本占到其总成本的30%左右。而据兖矿公布的数据,按照150元/吨的煤炭成本计算,4吨煤转化为1吨油,吨油完全成本1986元,可与每桶25美元至28美元的石油竞争。但上述成本核算在业内也存在一定争议。 此前,神华煤变油公司董事长张玉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只要油价在40美元以上,煤变油项目就应有合理回报。 雪佛龙集团大中华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晓飞则判断,国际油价必须长期维持在45美元一桶左右煤制油才有可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正在进行关于在中国发展煤变气或煤变油计划的研究,长期油价走势是一项重要的考虑因素。 “当然,50美元只是从经济性角度推算的成本,讨论煤制油的前景还需要考虑一个环境成本。因为煤制油的过程需要产生大量二氧化碳并耗费大量的水,可见其本身也受到资源环境的约束。”周凤起说。 他告诉本报记者,尽管百元油价给煤制油提供了发展机遇,但关键还在于煤制油的技术进步到什么程度,只有当技术过关后才能谈产业化和大规模推广的问题。因此,必须等到今年相关公司的工业化成品出来后才能最终判断煤制油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上海证券报此前也曾在专访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司长胡静林时获悉,国家将考虑建立煤制油企业风险准备金,允许企业将税前列支留利专门账户,以备油价低时补贴之用。

自吸泵价格

黑膏药加工

佳士得拍卖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