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府大力培育万家旅舍民宿发展的增城样本

发布时间:2019-10-18 02:22:31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江坳驿站2016年底营收达500多万元

“高家庄休闲居”是村里第一个“万家旅舍”

民宿遍地涌现。在广州增城,他们正探索打造一个与众不同的民宿发展“增城样本”。与国内大多数民宿旅游群落发展模式不同,增城“万家旅舍”是由政府大力培育,并联合企业、农户共同打造的民宿旅游品牌。他们的终极目标是上市。“这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政府引导,市场主导,平台牵头,大众创业,走“融资源、搭平台、建模式、创品牌”的发展路子,旅舍经营实施统一的策划、管理、营销,推动行业标准化、精细化、品牌化发展。

2014年增城万家旅舍项目启动至今,已推出16条精品旅游路线,发展开办了600多家,其中30家精品店。增城的万家旅舍样本可否复制和推广?从政府筑巢到返乡创业路还有多远?有专家认为,万家旅舍以政府引导品牌的方式来构建民宿运营是一种创举,也是有意义的探索。但品牌培育需要时间,效果如何不着急下定论。

由政府引导对民宿品牌化打造

“由政府引导对民宿进行品牌化打造,在国内这是少有的。”广州增城万家旅舍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潮辉说。

2014年9月,增城区政府为了规范和推动民宿的发展便启动实施“万家旅舍”计划,并成立了万家旅舍管理有限公司,本着自愿加盟、严格管理、分散经营、依法登记的发展原则,通过政府规划、企业牵头、群众参与、政策扶持等多项措施,打造“万家旅舍”民宿旅游品牌。

陈潮辉介绍,管理公司与分散的万家旅舍个体之间是加盟管理的关系。管理公司为个体经营者提供轮训、产品策划、资格准入、品质监督、警告退出、平台宣传一条龙管理服务。万家旅舍有统一的LOGO、灯标和编号体系,统一的管理标准和电子商务营销平台,切实抓好万家旅舍的食品、安全和卫生环境。“有些服务、管理标准上做了统一规范,但在风格上,鼓励不同民宿多元个性化发展。”陈潮辉说,针对不同客户群,万家旅舍提供包括城乡家庭旅馆、客栈、度假村、生态农庄等各种形式住宿场所。“价格从100元多到1000元多不等。”

“最终实现上市”还有很长路要走

启动至今,已推出16条精品旅游路线,发展开办了600多家旅舍,其中30家精品店,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泛珠三角地区游客来增城自驾游、亲子游、农耕游、教育实践。据了解有不少村民利用农村闲置房创业,年收入超过10万元。

发展模式上,目前增城万家旅舍已形成“农户利用自主房屋经营”、“引入企业主体经营”、“农户出房屋、企业出资的合作建设经营”、“扶贫帮扶经营”、“城镇商务酒店转改”、“出租屋特色化运营”等六种发展模式。

在统一推广平台方面,增城万家旅舍电子商务平台于2015年9月20日正式发布,客房预订、门票销售、土特产销售、定制线路报名等基本功能已具备。相关负责人介绍,“2月统计访客数78万人次,浏览量150万左右”。该负责人说,大多数旅舍在周末或重要节假日,提前很久就订满了。但平日客流量不多是一大瓶颈。“接下来加大宣传,平日推一些亲情团、养老团,同时打造体验基地和系列特色活动等”。

“最终实现上市”的字眼写在万家旅舍项目介绍中。陈潮辉笑着说,这是终极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他说,今年将展开服务年活动,探索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发展模式,让万家旅舍成为城镇人出行的惯性体验窗口。“目前还没有完全打开市场,未来要通过整合各种资源,适应全域旅游发展,还有很大空间继续发展和完善。”

模式

A

农户自主开旅舍

农户利用自主房屋开旅舍做农家乐,58岁的高彦明是增城正果镇蒙花布村第一个。

蒙花布村内绿化覆盖率达90%以上,生态环境优美。2006年,时任村支书高彦明看到当时游客来村里,没吃没住不方便,他投了5万块钱,把家里的三间房改成了农家乐,餐饮也开起来。“很多客人自驾车来游玩,觉得生态旅游应该有搞头,想试试”。随后,陆续有其他村民一起加入民宿队伍。

2014年,增城区打造“万家旅舍”工程,高彦明加入,不少村民“盟友”也加入了,蒙花布村乡村旅游业态逐渐形成。

高彦明介绍,蒙花布村已有民宿26家,床位200多个,农庄餐饮5家。大部分是农户利用自家的二楼、三楼“改造”而成。

高彦明的“高家庄”门口立着“万家旅舍”的统一标识。刚挂牌时,高彦明老婆每周都去村委接受万家旅舍管理公司的培训,学习怎么折被角、室内物品怎么摆放、怎么打扫卫生等服务工作。他的民宿共有9间房,由老婆一人打理。“一个人搞得定,春节假期这么多天全是满客。”高家庄民宿如今能有十五六万元年收入。

B

企业主体经营

位于小楼镇江坳村的江坳驿站去年挂牌成为“万家旅舍”。驿站的经理莫活坚告诉记者,江坳驿站之前只做餐饮、休闲观光。自2014年政府推出“万家旅舍”项目后,江坳驿站便开展了住宿业务。目前,江坳驿站已有标准房和主题房共33间,营收也从2014年的200多万元,到2016年底500多万元,仅今年春节假期就有15万元的入账。

“以前来增城旅游,当天逛完绿道就回去了,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新的模式(民宿),把游客留在增城。”莫活坚认为,和传统农家乐相比,万家旅社模式下消费者的黏度更高。

去年开始,驿站开始了更进一步的尝试,把“农旅”服务加入到客栈服务当中去。通过和增城当地比较有特色的蔬菜、水果基地的农户进行对接,客人下榻民宿后,在选择出游计划时,驿站会给一些建议和线路,甚至推荐他们去当地农场进行采摘。

“这种生态旅游和城市内景点的旅游模式不太一样,都市人也更加喜欢。”在莫活坚看来,这种尝试初期成果不错,但可持续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农产品果蔬等四季都有,不会出现“真空期”,甚至一年可以来增城游玩多次,如今,客栈推出“秋收起义”、农耕插秧、稻田抓鱼等农业旅游体验活动,在带动入住率之时,也推广了增城当地的农贸产品。

专家观点

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文化旅游产业研究所所长万庆涛

形式是一种创举,效果不着急下定论

“万家旅舍以政府引导品牌的方式来构建民宿运营,是一种创举,也是一种有意义的探索。但要真正运行得好,还要下功夫。效果如何不能着急下定论。”万庆涛持续关注万家旅舍的模式与发展。他认为,作为一个旅游行业的品牌,不是一两年三五年能成熟,需要有一个品牌培育、市场认可的过程。“有些因素并非由政府、经营者能完全控制”。

万庆涛说,从旅游的角度看,文化错位才能引起游客的兴趣,没见过没体会过才会好奇新鲜。“但住的地方体现出的农村特性还不够。”他考察过,目前在整体设计上,万家旅舍真正体现岭南民居民俗特色的建筑仍较缺乏。

他认为客人是否愿意来,除了看宣传,更看软硬件与配套服务。“比如散户在环境、卫生、安全、食品等种服务上是否做得到位。”而软硬件的条件,还要考虑是否与客人需求挂钩、匹配。

“政府搭建了服务平台,真正的龙头是增城要打造出一两个大的文化旅游的品牌。”万庆涛认为,为文化旅游品牌慕名而来的影响力将远比一家一户旅舍大得多。“慕名的,应该是这里独有的文化的东西”。他打比方,八仙过海中的何仙姑是广州增城人,值得加大发掘其文化价值。

珠三角拥有着巨量的客源。在万庆涛看来,如何吸引就在眼皮底下的这一部分人到增城旅游,仍要下功夫。“50后退休人群作为有钱有闲有车的大群体,可以加大力度吸引这部分”。

对于万家旅舍后续的发展,万庆涛认为,这将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像车发动,一开始启动会慢,但真走起来会加速”。

百思商业研究院院长刘著明认为,做民宿正是时候,“总体是看好的”。作为资深投资人,刘著明说,从商业的角度,民宿属旅游文化大行业,他看好个性化旅游。从运营的角度,酒店的服务模式和农户非专业运营如何做到卫生、安全、标准,旅游和乡村发展如何和谐共建仍需关注。从市场推广上,他认为自建电商平台,其组织形式、政府角色轻重、利益输送、商业结构稳定性、流量分发等都要需进一步经过市场考验。“民宿不仅是地方特色,更是文化特色,可从岭南特色的文化层面来进一步主导民宿发展与创业。”

“不知庭霰今朝落疑是林花昨夜开”的意思及全诗赏析-宋唐词

火_杜甫的诗-宋唐词

杜甫

精卫_岑参的诗-宋唐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