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工养殖的中华鳖为何要过濒危关【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17:17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中国渔业网讯本是人工养殖的中华鳖,却要经过繁复程序排除“濒危野生动物”身份才能出口。

浙江等地养殖户为此叫苦不迭

“应该承认,在申报程序上有可以改进的地方,但中华鳖出口要履行手续和适当收费却并非不合理。”今天,记者找到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时,范志勇处长为中华鳖的问题已经忙活好几天了。

最近,浙江等地的一些中华鳖出口企业和养殖户们反映,本是人工养殖的中华鳖,却要经过繁复程序排除濒危身份才能出口,给中华鳖出口造成巨大的障碍。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开始质疑目前对中华鳖以及其他人工养殖野生动物的进出口贸易管理的合理性。

令养殖户心烦的是,开一张证明绕绕转转起码一个多月,会耽误活体中华鳖出口;出口企业担心的则是,办理证明还需要上交贸易额1%以上的管理费用,不利于企业参与国际贸易竞争。

据悉,问题反映到国家濒管办,有关人士对此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确实存在问题,我们已经制定了改进措施。”范志勇处长说,但是对于政府从履行国际承诺、保护野生动物角度出发制定的法规,也希望得到企业和社会的理解、配合。

中华鳖为何要过“濒危”关

中华鳖俗称甲鱼、王八、脚鱼等,我国传统有将其作为食物和药物的历史。由于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我国对中华鳖进行了大量的人工繁殖。有资料显示,目前每年全国养殖的中华鳖在11亿只左右。

但是,我国野生的中华鳖的确已经濒危。《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两栖类和爬行类》收入了36种龟鳖类,几乎包含了所有中国原产的龟鳖类物种。其中,16种为濒危,8种为极危,6种数据缺乏,云南闭壳龟、鼋和斑鳖已经在野外灭绝。

范志勇介绍,正是人们长时间、大规模地消费龟鳖,才使得我国的龟鳖类物种陷入濒危境地。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开始大量从越南等地进口龟鳖,也给东南亚地区面临灭绝的龟鳖类种群带来危险。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国已经成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国。该公约组织已经形成了保护亚洲及其他地区淡水龟鳖类的决议,中国的陆龟科和淡水龟科多个物种被列入《公约》附录二,严格控制其国际贸易。

2000年8月,国家林业局签发了《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其中包括中华鳖。上述“三有名录”中的物种,自然地纳入了《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商品名录》的管理范围。以前,我国对于中华鳖的出口只需要地方濒管办出具“非监管证明书”就可以了;而现在,中华鳖出口则需要到国家濒危办申报,取得进出口野生动植物商品的证明书。

而且,按照国家物价局和财政部的相关规定,进出口纳入目录的商品,也要交纳管理费。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动物管理费为贸易额的7%,人工繁殖的为3%;而非国家保护范围的野生动物管理费为5%,人工繁殖的为1.5%。中华鳖出口需要交纳1.5%的管理费正是自此而来。

范志勇处长说,事实上,在国内的鸵鸟、山鸡、孔雀等都基本属于人工驯养的。由于它们的遗传特性并没有根本变化,所以仍按野生动物对待,进出口贸易时同样需要交纳管理费。所收取的费用,直接上缴国库,与国家濒管办及其附属机构并没有利益关系。

管理程序正在简化改进

“和过去比较,中华鳖纳入‘三有’目录后,在进出口申报程序上的确要复杂一些。”范志勇处长说,“但是,由于申报程序问题而影响出口贸易的情况,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有浙江养殖户抱怨,按规定到濒危办申请报批困难重重。有的企业在中华鳖出口受阻之后,按照海关指令到国家濒危办浙江办事处办手续,却被告之龟鳖类属于水产,应去浙江省海洋渔业局办理。而到渔业局部门报批,还要走相类似路线,最后仍是到国家濒管办办理。

“应该说,当地濒管部门的做法是不妥当的。”范志勇表示,虽然在水产品方面的确存在部门管理的分歧,但是,地方濒管部门有责任和义务积极受理企业的申请。即使对于中华鳖列入“三有”名录有异议,也应该积极向国家濒管办反映。

“我们正在改进程序,以方便地方企业的申报。”范志勇说,几条新的规定已经在起草中:对陆地、水生野生动植物管理有争议的,继续双渠道管理,但是无论哪个渠道申报上来,国家濒管办都积极受理;在全国设立17个办事处,将国家濒管办的部分权力下放;重新评估人工养殖来源的野生动物,拟进行分级管理。“我相信,简化程序以后,地方企业申报不会再叫苦了”。

人工养殖能否区别对待

目前我国的野生中华鳖已经很少了,绝大部分都是人工养殖的。对于这样的动物,在进出口贸易中能否和真正的野生动物区别对待呢?

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蒋志刚说:“对于人工驯养繁殖的物种,尤其是那些已经养了很多代,而且养殖数量巨大的物种,在管理上应该考虑和野生动物有所区别。”在国外,那些已经能够大规模人工繁殖的野生动物基本上是按照一般动物对待的。

但是蒋志刚又表示,真正将人工养殖的中华鳖和野生的区分开来是比较困难的。很难排除在进行人工养殖龟鳖贸易时,不会混入野生的龟鳖。

“我敢肯定,这个在市场上交易的所谓‘鳖王’一定是野生的。”范志勇处长拿起一张报纸,指着上面的新闻图片说,“人工养殖的甲鱼要长到这么大的个儿,需要几十乃至上百年,养殖户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因此,在目前的市场中,肯定混杂了许多国家保护的龟鳖。”

不过,范志勇并非反对对人工养殖的中华鳖进行宽松管理。相反,他个人认为,如果严格管理人工养殖的龟鳖,对于保护野生龟鳖并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可以考虑重新对其进行分类管理。“当然,这需要组织专家重新论证,政府有关部门共同决定是否对相关管理规程进行修改。目前,现行的规程还是要遵循”。

泰公布5月份进出口数据大米出口额增长128民歌

五金知识纸质壁纸生产过程中注意事项深孔钻

小叶女贞在养殖要点大揭秘宋承宪

云南省西电东送电量累计突破7000亿千瓦时邳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