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歌剧院的阴谋2-(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2:50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上一篇:《歌剧院的阴谋》

(五)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味,熏得我难以安眠,辗转多次无法入睡,我拖着沉重的身子起来了。我从箱子里爬了出来,周围是一股子的烧焦味,还有一股腐烂的气味。不知道睡了多久,此时我自己觉得肚子饿到不行,无力夹杂着一股饥饿感。这是,在墙角里,我看到一双脚,那是我的脚。我艰难的爬了过去,我试图用手拿起那双脚来吃,只可惜我的手无法动弹,我只能让我的嘴巴靠近那双脚,尝试了很久,终于碰到了。我艰难而又满足的啃了起来,我很饿,吃了好久,就差没有把骨头给吞进去。我让自己坐了起来,原来那美丽的秀发,现在正半脱半挂在我的脑袋上,揪得我整个人都不舒服极了。

是,我就是那个被虐待的女人,我叫阮翠。就在三个月前,我发现昌有了外遇。刚开始时,我默不作声,男人嘛,图新鲜的多了去。可是后来我发现,我的好脾气竟成全了这对不要脸的男女。他们在我的屋子里云雨,更有甚者,他们当着我的面就开始颠龙倒凤。

我气,气得想杀他们。

可是过了几天,昌突然约我去歌剧院,说是庆祝我们一周年的纪念日,我开心极了。我以为昌回心转意了。鬼姐姐www.guijj.com

我打扮的美美的准备出门,却闻到厨房里传来一股浓厚的瓦斯味,是那个女人,她拉住我,关上了厨房的门。她说她受不了昌与她分手,她说想与我同归于尽。我趁着她不注意,抄起旁边的油漆桶,砸破了她的头,也因此一抹红迹出现在了玻璃上。

我依约去了歌剧院,却被昌催眠着干了之前那些癫狂的事。于是昌向警方报了警,警方问过歌剧院里的人,又去了我的家里,经过验证,说我得了神经病。但此时昌却以他心理医生的名义担保我。让我在家疗养,为了我好吗,不,绝对不是。我知道昌的目的。

(六)

当年的昌年少轻狂,他竟然丧心病狂的强奸了一个得了抑郁症,并且未成年的小女孩。直接导致了小女孩自杀身亡。

昌竟然还拍下了强奸小女孩的视频。而光盘却又机缘巧合的落入了爱他至深的我手里。

我以此威胁他这辈子都不能离开我,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昌也答应我再也不会做害人的事了。我很开心。

事后,昌多次说服我把光盘交个他,可是我怕他会就此离开我,所以没有交给他。如今昌就是为了这个才担保我的。

在家的时候,他不断尝试让我交出光盘。可我又怎么会这么傻呢,我知道一旦把光盘交个他,他就会送我到精神病院,然后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而我,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呢。

我以为昌对我还算好的,至少还是有感情的可是没有想到昌竟然不耐烦的把我交给了那个女人。那个善妒又恶毒的女人。

那个女人同昌说,只要我死了,便再也没有人知道光盘在哪里,也不用再那样担心了。昌想了想,默许了。于是那个女人开始肆无忌惮。

她对我百般折磨之后,想着一把火把我烧死,幸好在大火燃烧的时候我躲进了黑箱子里。

我回过神来,摸着自己那张不平整的被破坏的脸,我看着浑身上下毫无完好的肌肤,我摸着肚皮上那个硬物,露出可怖的笑容。

不知怎得,手突然充满了力气,于是我硬生生的撕开了我的肚皮,把肚子里的硬物取了出来,没错,就是那个光盘,当年,我怕被昌找到,又怕不小心将此事泄露出去,便将它缝在了肚子里,我本想永远藏起来的,可是现在……

呵!

昌,你们做好准备接受我的报复了吗?

(七)

歌剧院里,昌搂着那个女人亲热着。

女人娇滴滴的声音:“讨厌啦,很多人呢。昌,人家以后不想来歌剧院了啦,有点毛毛的感觉。”

昌对着女人柔柔一笑:“都依你。”这样的昌是我没有见过的,我心动了一下。

缓缓地台上响起了《歌剧院的幽灵》。

后来我靠近了他们,后来那个女人被我废了手足,失血过多而亡,后来我用细铁丝割下来昌的头,后来我看见昌的头滚到了我的脚下。

一曲终了,歌剧院又一次骚动着。

我听见人群中有尖叫,有大喊,有的跑,有的摔倒在地,我看到他们避之不及的目光,我听见他们颤抖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中,我抱起了昌的头,这一次,我是真的抱住了昌。昌的唇依旧那么诱人,我拼命的吻着他的唇,贪恋着他的味道,他的温暖。我把昌的头抱在怀里。死也不放开。

我看到昌在笑,这一刻,他不讨厌我,我知道,我感受到了……

(尾声)

歌剧院惊现血腥杀人案,女子全身血液流尽,男子无头尸体惊骇吓人,而头颅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郊区一小屋惊现女尸。

警方收到匿名光盘,发现多年前的真相。

而后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歌剧院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歌剧院被荒废了,而我被关在这里。歌剧院里一天又一天的奏着《歌剧院的幽灵》。

“昌,你也很喜欢这首歌对吧,呵呵呵,我也是呢”

“昌,你的皮肤开始长草了呢,还有好的可爱的小白虫呢”

“昌,你的眼睛也开始长草了”

“昌,你怎么不笑,你笑啊,笑啊……”

我吻住了昌的唇。

“呵呵,你终于笑了”

查看更多:《恐怖鬼故事大全》

云南昆明球墨铸铁管离心球墨管点击咨询详情

望牛墩锡渣废品回收欢迎了解

潮州市潮安县专业代做财务审计报告的公司标书收费标准

风管制作与安装环保处理厂家揭阳通风风管制作安装公司公司

江苏50乘50不锈钢D形管生产厂一支起订

奉节县物业清洁资质办理费用

河南纯原料HDPE塑钢缠绕管生产温度要求

露点仪探头厂家

佛山市正规的无人医药升降

消防抑尘雾炮车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