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问题培养了34万名全科医生但注册的不到一半-【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9 12:39:58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  7月25日讯 早上7点,湖州市吴兴区妙西镇的温度已达30℃,妙西镇汤村社区卫生服务站全科医生费云骑上电瓶车,前往4公里之外的稍康村,专程去看望那里70岁高龄的帕金森患者童阿黑。

­  6年多来,进村为居民看病送药已经成为费云工作的常态。在浙江,共有数以万计注册全科医生驻守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第一线。

­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全文多处提及全科医生的培养和使用。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全科医生是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关键。

­  记者了解到,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省就已经启动全国农村首家全科医疗试点,近20年来,受农村地区待遇偏低、发展空间小等因素影响,全科医生依然难以下得去、留得住。

­  现状

­  3年后共需要2.5万名全科医生

­  10年前,费云被湖州师范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录取,成为该校首届定向面向基层的医学生。2010年7月,根据在校时签署的协议,她到汤村社区卫生服务站报到,开启基层全科医生职业生涯。

­  童阿黑患帕金森病20多年,腿脚已经变得很不方便。由于子女常年外出,患病期间老人从未看过医生,直到帕金森病引发的手抖严重影响生活。“我每个月固定下村,监测她的健康状况,带一些营养、神经方面的药。”费云告诉记者,一年多来老人的病情已基本稳定。

­  在远离城市、交通不便、居民健康意识相对薄弱的农村,全科医生是基层百姓的“健康守门人”。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全省基层共有304.39万高血压患者,和78.22万2型糖尿病患者得到了有效管理。

­  “在医改中频繁提及的家庭医生、责任医生,主要由全科医学人才承担。”省卫计委基层处相关负责人说,今年年初,国务院确定今年医改的十大重点任务,其中一项为“以需求为导向,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  家庭医生、责任医生已成为全社会的共同需求,记者调查发现,在我省基层,全科医生依然面临空缺现状。

­  记者了解到,早在1991年,全国农村首家乡镇全科医疗试点就已在江山四都镇展开,此后,我省先后全面开展全科医生岗位培训、全科骨干师资培训,并出台了《浙江省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医疗卫生队伍建设规划》。2011年起,全科医生的培养模式逐渐过渡到以规范化培养为主。

­  截至目前,浙江全省共有注册全科医生1.51万人。

­  根据《浙江省基层卫生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全省规范签约服务要覆盖一半人口。“这就意味着,到2020年,浙江签约总人口要达到2500万人,如果每位全科医生签约1000人,3年之后全省共需要2.5万名全科医生。”省卫计委基层处相关负责人说。

­  问题

­  已培养3.4万余人,注册不到一半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全科医生人才在完成培训、培养计划后,选择转岗为专科医生,成为基层全科人才缺口大的主要原因。

­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省通过院校教育、定向培养、继续教育、规范岗位培训等多种途径培养全科医生共计3.4万余人,其中注册到全科的仅有1.51万人。

­  “按照协议,全班一百多名医学生都需要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但现在,仍然坚持在基层的人数不到一半。”费云告诉记者。

­  基层为什么留不住全科医生?

­  湖州市吴兴区埭溪镇茅坞社区卫生站,管理着所辖茅坞村、莫家栅村共2700多人的健康。因为一直没有新的全科医生到岗,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全科医生施丽芬除了进村入户为村民量血压、测血糖、随访外,还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整理随访资料,帮助病人转诊到上级医院。“在乡镇卫生院,可能连手术、写学术论文的机会都没有,着这里获得感、成就感都来得很慢。”

­  省卫计委科教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全科医生的学历教育主要来源于临床医学专业,但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往往不安心于基层工作。

­  温州医科大学校长吕帆教授长期从事全科医生议题的研究,在她看来,县级以下的医疗卫生机构普遍缺乏合格的全科医生。

­  “普通本科临床医学毕业的学生,除了在院校的学习外,在医院临床实践的过程中,会得到很大成长。”吕帆说,但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成长空间受到一定限制。“本科层次医学院校的毕业生有很大的选择余地,因此,大多数人不愿意选择基层。”

­  全科医生面临的现实问题,给全科医学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学员的招录、全科医生的培养带来压力。以去年为例,我省拟培养400名全科医学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学员,但实际报名不到200人。

­  去年,省卫计委还对全省共99家基地进行排查,其中23家因没有按照要求设置全科医疗科而退出。“全科医学师资缺乏、未开设门诊或病房,无法发挥应有的教学功能。”省卫计委科教处相关负责人说。

­  呼吁

­  全科必须是一门不被替代的学科

­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全科医学人才队伍正在发生着改变。

­  数据显示,到目前我省以通过定向培养的方式招录全科方向的医学生约9372人,其中专科5459名,本科生3913名。随着老百姓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需求的提升,定向培养的医学生招录本科生的比重逐年增加,2012年开始至今,本科生招录数已超过专科生。2017年的招录计划中,定向培养1359人,其中本科891人,专科只占468人。

­  “本科生的比例明显攀升,这说明,全科医学人才的素质正在不断提升。”省卫计委科教处相关负责人说,全科必须是一门不被替代的学科,各方都在呼吁更为健全的基层全科医生培养、用人机制。

­  记者统计后发现,全省共有7所本科院校,和6所专科院校定向培养主要面向基层培养全科医生。此外,全科医生的培养已经成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重中之重。

­  以温州医科大学为例,该校设立全科医学学院,该院现有学生2412名,已覆盖全省11个地市61个县(市、区)。2015年起温州医科大学首创建立全科医学院招收全科医学专门人才,这对确保医学生留在基层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学历教育基础。

­  吕帆教授认为,“全科医生制度是一项长期的工程,人才培养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完善全科医生制度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  省卫计委建议,为了让更多全科医学人才下得去、留得住,各地卫计部门要加强与人力社保部门协同研究,实现90%患者沉淀到社区基层的目标,使全科医生真正承担起健康守门人的作用。

­  更为重要的,是建立起符合全科医生岗位特点的薪酬制度和有利的职业发展环境,尤其偏远地区更需有一些特殊的政策,让高素质人才真正下沉到基层。

­  在城市的社区医疗卫生机构,全科医生对个人发展也有了更多需求。杭州市江干区闸弄口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生严仰郁,是这一带有名的“片儿医”,记者跟随严仰郁在他负责的红梅社区上门问诊,短短一段道路上,他不断停下与社区居民交流健康状况,了解平时血压、血糖测量情况。

­  “这些年来,我逐渐感受到了居民对我的信任。”严仰郁告诉记者,现在他1178名签约病人中,年纪最大的96岁,最小的只有3岁,他发挥着“健康守门人”的职能,照料他们的日常健康。

­  与此同时,严仰郁也感受到了全科医生群体对专业技能、人文知识的迫切需求。“我希望能够加强在岗全科医生的继续教育,让我们也有更大提升空间。”

­  省卫计委科教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全科医生群体的特殊性,他们的培养不能仅限于医学知识的灌输,下一步,我省全科医生的培训还将逐渐加重人文知识的比重,“培养出一批富于人文关怀的基层全科医生。

航空总医院脑神经外科怎么处

2020男装商标转让价格费用是

说说我的青岛高度近视手术经

寒从脚下起病从脚底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