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危机漩涡中国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1:49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危机漩涡 中国何去何从?

三年前,中国用4万亿救了自己也缓和了全球经济,却付出了沉重代价。三年后,危机再次来临,中国政府又将如何应对?  2008年金融危机时,各国政府都运用了非常规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解决全球危机。但现在美国国债被首次降级,说明3年来美国的政策是失败的。而中国政府的4万亿救市措施,尽管挽救了中国经济,但由此付出的高通胀、房产泡沫、债务上升的代价也是沉重的。  近3年来,世界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全球经济及整个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因素在不断增加。为此,《新财经》记者专访了著名经济学家谢国忠、银行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  美债问题和经济问题是两条线  《新财经》:对于这次美国国债评级被下调,您怎么看?  谢国忠:现在的情况其实还不是美债危机,是欧债危机,美债还没有危机。美国的内需还是很低的,最近的降息并没有引起美债收益率上升,反而使美债收益率下滑。按道理,有价格波动才会有危机,价格不动说明没有危机。  目前我们面临的主要是金融风险,是欧洲债务所引起的银行问题。股市的明显下跌,说明大家对未来确实有担忧,担忧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左小蕾:美债危机发生后,大家担心的是美国继续印钞票,造成美元大幅贬值。美国人应该从这次事件中好好反思一下,不能总依靠虚拟经济发展,美国要把实体经济发展起来。只有经济基础牢固了,国债的信用才能得到支持。如果美国还以这种方式走下去的话,那跟“旁氏骗局”有什么区别。  袁钢明:美债危机加重了经济衰退的恐慌,奥巴马采取的增加消费和福利政策,造成了失业率上升,制造业指数下降,美国GDP增长速度也在下降。从这些现象来看,美国的政策是失败的。美债危机对于经济和资本市场的打击比2008年金融危机还要严重。而美国问题的严重性,不是它的债务危机,而是经济衰退的危机。  《新财经》:美债危机发生后,中国政府也在积极分析国际金融形势,研究应对措施。您认为,美债危机对中国经济会造成哪些不利影响?  谢国忠:美债问题和经济问题其实是两条线,现在很多国家经济都在下滑,德国和法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都没有增长,美国上半年经济增长不到1%,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状况都是缓慢的,想在今年下半年有很大的转变也不太可能。  对于中国来讲,现在谈美债问题主要是为经济下滑打下伏笔。其实,美债问题与中国经济的关系不是很大,美债是中国自己要买的,不是别人逼着买的,现在情况不好了,也不能全怪别人,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评级机构下调美国国债评级,是对美国政府乱花钱的反映,对于美国今后的财政环境造成压力,限制了美国再次采取大规模的财政赤字政策。这样,美国国债保值的可能性就会上升,对中国是有好处的。  袁钢明:中国总喜欢把自己的错误赖到别人身上。每当中国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国外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使中国的问题扩大化,明显化。  从去年开始的通货膨胀,其实与货币投放过多有关,而且大部分都投在了高铁等大项目上。抑制通胀,只能紧缩货币,但紧缩的都是中小企业的资金,造成了中小企业目前的发展困境。这是中国经济自己的问题,跟美债没有关系。  左小蕾:美债危机首先大家是有预期的,其次银行没有停摆,金融市场还在运作。所以,经济不可能一下子就停下来,或者出现大幅度衰退的情况。但是,对经济一定是有影响的,因为恐慌情绪是基于大家对未来经济没有信心。  中国应该把目前的形势分析清楚,应对要非常谨慎,不要像2008年金融危机时,搞什么大规模的拯救计划。中国没有必要再去大规模地刺激经济。  调控政策应该适度放松  《新财经》:美国经济复苏疲软,如果出现经济的“二次探底”,对中国出口会有多大影响?  谢国忠:近几个月来,中国出口形势都不太好,中国港口的集装箱出口量有所下降,这个情况与国外的经济数据也是吻合的。未来的出口情况会怎样,现在还说不清楚。  袁钢明:中国出口出现下滑,这与国内的出口环境有关系,第一是货币紧缩造成的,企业的资金周转困难。第二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工人工资成本上涨,人民币汇率升值。第三是房地产价格上涨,工厂的厂房投资成本上升。出口下滑,就会导致中国经济出现下滑,这个情况已经不可避免了。再遇到外部冲击,这次的打击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  《新财经》:从年初开始,中国的货币政策一直在致力于控制通胀。现在的国内、国际形势都在发生变化,中国的调控政策该有怎样的调整?  袁钢明:现在的形势下,完全可以用适度的放松和不松不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到目前为止,货币政策大多采取的是货币数量的调整方式,对利率调整政策不够。现在的低息和负利率政策,完全是鼓励投资,特别是鼓励房地产投机。一方面紧缩贷款,另一方面又低息鼓励投资,这样的货币政策本身就是矛盾的。  提高利率应该是扭转过度囤积大项目的好办法,但现在已经出现了金融动荡、股市下跌,资本市场上资金链也更加紧张。这个时候再提高利率也不是好办法。我建议采取储蓄补贴利率的办法,对居民储蓄给一定的利率补贴,补贴到至少没有负利率的程度。这种方法在2003年的时候实行过,可以减少老百姓的恐慌心理。  不要再被国际舆论误导  《新财经》: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中国依靠出口的发展方式应该改变,通过2008年金融危机和美债危机,中国政府应该在哪些战略上进行调整?  左小蕾:美债危机对中国出口造成的冲击应该没有2008年严重,因为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在逐渐减少外贸顺差。中国应该坚持自己的发展战略,拉动内需,经济转型,减少对外依存度。通过经济转型,用我们自己的内需来吸纳更多原来出口的东西。这是正确的方向,是比较可靠、可持续的经济政策,可以支撑中国经济稳定长期发展。  谢国忠:中国的结构调整已经谈了十年,到现在还没有调整。也许只有到了原来的路都堵死了、撞墙了,才会死心,才能调整。中国现在主要是政府在花钱,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国企,民间花的钱很少。所以,调整结构就是调整政府花钱,这是中国调整结构最初的起点,没有这个起点,其他事情都不用讨论。  《新财经》:2008年金融危机,中国出台了4万亿救市政策,阻止了中国经济下滑,也协助稳定了全球经济。美债危机爆发后,很多外媒都在热议,中国会不会再次拯救世界?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左小蕾:我们不要再被国际舆论忽悠误导,提出在全球平台上共同协商刺激经济计划。世界上没有救世主,危机来了,说了你很多好话,危机一过就过河拆桥。再说,全球同舟共济也不应该是危机来了再去拉动经济增长,再去增加政府投入。而是让美国、欧洲这些发达国家回归实体经济,不要再搞虚拟经济了。  应该在国际平台上呼吁,要开放市场,让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大量外汇储备变成直接投资资本。美国目前的财政政策在逐渐退出,货币政策效果也很有限,美国的资金已经开始紧张。而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可以用外汇储备来帮助美国搞实体经济。所以,美国应该把政策和规则做一些调整。只有这样,大家才能共赢,这才是全球第二轮经济救助计划。

天津定做衬衫公司

河北棉袄订做费用

北京工作服定制厂家

天津衬衫定制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