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型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H型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吴宇森古稀之年重塑硬汉青蛙乐队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8:05 阅读: 来源:H型钢厂家

《追捕》依然是吴宇森标志性的双雄设定。吴宇森告诉记者,之所以接下《追捕》,就是因为它与《喋血双雄》非常相似,张涵予饰演的被陷害的人与福山雅治饰演的刚柔并济的警探是吴宇森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一类人物形象。

个人简介

吴宇森,1946年生人,中国香港导演、编剧、监制、演员。1986年执导枪战片《英雄本色》奠定其暴力美学电影风格。1993年赴好莱坞发展,1997年凭借动作片《变脸》获全美华裔艺术基金会金环奖。2004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发铜紫荆星章。2010年获第6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2015年获第28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武士奖。2017年11月24日,执导动作片《追捕》在中国内地上映。

10月31日电影《追捕》发布会后,导演吴宇森如约出现在《综艺报》记者面前。71岁的吴宇森已经连续参加了几个小时的活动和多家媒体专访,声音略带沙哑,脸色也难掩疲惫,但还是非常投入地接受了记者采访,温和而有耐心,让人很难将他与快意恩仇的“暴力美学大师”的名头联系在一起。

1946年出生于广州的吴宇森是华语电影的殿堂级人物,也是华人导演在好莱坞的成功代表之一。自1973年首次执导电影以来,吴宇森不仅在电影类型上广泛涉猎——喜剧片、武侠片、戏曲片、英雄片等层出不穷,而且在地域上横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及美国多地。在吴宇森赖以成名的枪战动作电影中,糅合运用了慢动作、剪辑、构图等电影手段,使得激烈残酷的暴力场面获得美学效果,开创了动作电影的“暴力美学”。2010年,吴宇森获得第6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奖,成为华人导演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摄影:王琳

不过,自2003年执导好莱坞影片《记忆裂痕》之后,吴宇森已经有14年没有碰过枪战动作片。他告诉记者,“趁现在还提得动枪,是时候拍回我个人风格的电影了。”

吴宇森个人风格的回归之作即这部动作犯罪影片《追捕》,改编自日本小说《涉过愤怒的河》。日本同名影片曾于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火遍中国大江南北。影片讲述了面对陷害冤屈的国际律师杜丘与奉命查案的日本警长矢村聪发展出一段惺惺相惜的情谊,并最终查明真相的故事。新版《追捕》由寰亚电影制作有限公司、中影寰亚音像制品有限公司出品,张涵予、福山雅治、戚薇、河智苑领衔主演,即将于11月24日在国内上映。双雄、双枪、白鸽等吴氏风格元素将再次出现,“将吴宇森的‘暴力美学’演绎到极致。”

这是吴宇森“硬汉”电影的回归,也彰显出这位挚爱电影的大导演虽已至古稀之年仍要“一年拍一部电影”的职业精神。

“暴力美学”新花样

“十几年没拿过枪,有点寂寞。一个导演不应该离开自己的风格太久,所以这次回来放放鸽子,开开枪,重回刺激的感觉。”导演吴宇森坦言自己最熟悉也最擅长的还是枪战动作类型。

上世纪80年代晚期是属于吴宇森的时代,1986年的《英雄本色》,1987年的《英雄本色2》,1989年的《义胆群英》与《喋血双雄》,直到1990年的《纵横四海》,奠定了其暴力美学的电影风格,将他推到这一类型作品创作的巅峰位置。1993年远赴美国好莱坞发展后,吴宇森又导演了《变脸》《碟中谍2》等多部大制作,成功跻身好莱坞A级导演行列。

2006年回归华语影坛发展之后,吴宇森先后执导了《赤壁》《太平轮》等大制作,但票房表现和口碑难孚众望。吴宇森坦承,因为生病有两三年时间没有工作,没有注意到中国电影市场和中国观众已经发生变化。

“那时我只是希望拍一部感动人心、技术上可以媲美好莱坞的电影,结果不光是不成功,甚至连宣传的机会都没有,我自己也是蛮失望的。”吴宇森说,拍《赤壁》和《太平轮》是希望让团队里的年轻人学习到怎样拍摄一部好莱坞式的大制作,让他们学到技术性的东西。“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做过了,电影市场又转变得太快,我感觉还是恢复我个人风格的电影比较好!”

《追捕》依然是吴宇森标志性的双雄设定。吴宇森告诉记者,之所以接下《追捕》,就是因为它与《喋血双雄》非常相似,张涵予饰演的被陷害的人与福山雅治饰演的刚柔并济的警探是吴宇森最喜欢也最擅长的一类人物形象。

吴宇森幼年随家人移居香港,家境贫寒生活于贫民区,常受到帮会分子的要挟勒索,见惯了流血暴力事件。青年时代的吴宇森最喜欢读《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中国传统小说,古代的义气、侠客精神对他的影响非常大。他本人注重友情,他的电影作品也一直着重于对男性之间友情的演绎。

在吴宇森的电影中,身怀道义的人物总是如孪生兄弟般成双出现,相映生辉。《追捕》里的杜丘和矢村聪,如同《英雄本色》里的宋子豪和小马,抑或《喋血双雄》里的小庄和李鹰,虽然身份不同,但共同的是注重情义、正义感强。

与双雄设定一起回归的,还有吴宇森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双枪”镜头。“枪战应该有音乐剧般的节奏感,我理解的英雄不应该用机关枪,而双枪既有机关枪的节奏感,又有潇洒的感觉。”吴宇森如此解释自己对“双枪”的偏爱。在《追捕》中,吴宇森让“双枪”玩出了新花样,张涵予和福山雅治手被铐在一起,张涵予上子弹,福山雅治开枪,一气呵成默契十足,两人也建立起彼此间的信任。吴宇森的枪战总在阳刚之中带有浪漫主义气息。

《追捕》中,吴宇森的“御用演员”白鸽除了美学需要以及象征意义外,更具有“实用价值”:在一场张涵予和福山雅治的打戏中,因为群鸽飞过挡住视线,挽救了两人的性命。

致敬并挑战经典

“这一版从角色设定、人物关系到剧情走向都与旧版很不一样,加入了我个人风格的枪战戏和动作戏,将会是一部很吴宇森的电影。”

《涉过愤怒的河》曾于1976年在日本拍摄为电影,这部由高仓健主演的影片于1978年引进中国,成为改革开放后登陆中国的第一部外国电影,在当时引起了巨大轰动。

“我以前看过很多高仓健的电影,也是他的影迷,后来听说《追捕》在中国大陆也非常受欢迎。拍摄《追捕》让我有机会向我尊敬的演员高仓健致敬,也让我们可以重温六七十年代那些优美的日本电影。”吴宇森说。

寰亚公司原本打算翻拍日版《追捕》,但没有买到翻拍版权,于是就买下了小说《涉过愤怒的河》的版权。寰亚公司找到吴宇森时,已经有了基本的剧本构想,吴宇森看后认为可以发挥得更多一点,加入了很多自己的个人风格元素。“70年代的《追捕》是个很不错的电影,故事里的冲突、趣味,还有里面的爱情都有其吸引人的地方,只是当时的拍摄条件和技术没有现在这么先进,还有很多的发展空间。”吴宇森说。

新版《追捕》无论是动作、爱情、浪漫情怀等各方面都有强化。吴宇森表示,这版《追捕》不是日本同名电影的翻拍,影片中的人物形象和性格都已经完全不一样,很多故事情节都重新设计过。比如男主角换成了一个中国人,身份是国际律师,而非日本检察官。日版《追捕》中的警长遵循了小说的描写,是个非常冷血的人,新版将其设定得更加人性化,让他也呈现出弱点和内心脆弱的一面,这在当代观众看来会更加丰富立体。女主角真由美则变成一个中日混血的女孩,她的性格也与日版真由美有很大不同。日版《追捕》偏重于高仓健一个人的故事,新版则加入了更多男女主角的爱情,更为人性化。

吴宇森表示,他最担心的就是观众拿日版《追捕》来做比较:一方面他们没有获得日版《追捕》的版权,新版《追捕》虽与日版改编自同一本小说,但主题和表达方式都有不同;另一方面新版《追捕》也必须有些不一样的情节,创作上要更符合现代观众的感受。“任何经典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不可复制,我们要做的是创新和挑战。这一版从角色设定、人物关系到剧情走向都与旧版很不一样,加入了我个人风格的枪战戏和动作戏,将会是一部很吴宇森的电影。”吴宇森说。

国际化拍摄

“白鸽”“教堂”“火药”等吴氏符号成功征服了好莱坞,作为外籍导演的吴宇森能够成功驾驭国际化的制作团队,与李安导演一起成为华语电影人国际化发展的代表。1993年吴宇森以《终极标靶》进军好莱坞,到2003年的10年间拍摄了8部作品,吴宇森成为为数不多的在好莱坞商业片领域风生水起的华人导演之一。

新版《追捕》中,吴宇森再次展现了他驾轻就熟的国际拍摄经验。《追捕》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日本。吴宇森表示,小说中的故事如果发生在中国内地或者中国香港,观众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小说描写的关于违禁药品厂的故事不可能在这些地方出现,发生在日本观众会觉得真实一点。

剧组最初设计影片故事时,设定的拍摄地是东京,后来发现东京有很多限制,在一条热闹的街道上拍摄枪战戏或者追车戏根本不会被批准。最终,《追捕》选择在大阪拍摄。“大阪与东京不一样,因为大阪是个做生意的城市,在大阪拍摄相对来说更容易一点。”吴宇森说。

在吴宇森看来,日本、中国台湾以及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电影产业的没落是前车之鉴。他曾很担心,在强势的好莱坞电影面前,如果中国电影做不好的话,会像日本等国家的电影那样慢慢流失观众。不过让他惊讶的是,中国电影票房越来越亮丽,最近《战狼2》票房大卖证明了很多事情,也让中国电影人知道了观众真正喜爱看的是什么电影。“对于我来说,还是要拍摄我心目中认为好的电影以及我觉得观众需要看的好电影,当然还要看拍摄的时代是不是契合他们的观感。”

如同其他成功踏上国际舞台的华人导演一样,吴宇森的“力量”来自于他成长的文化氛围。他表示,未来港片的发展还是看内地,香港没有丰厚的历史背景,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拍也没有场地可以发展,在创作上、市场上都比较有限。未来港片也还会维持自身的风格,但不会像80年代那么成规模。“老实说,现在也分不太清楚哪些是港片、内地片或者台湾片——都是中国片,演员、题材大家一起用,也都是在内地拍摄,越来越融合了。”吴宇森说。

已经年逾古稀的吴宇森至今仍然保持了旺盛的工作热情,在拍摄《追捕》时他曾经连续48个小时不眠不休。“我从小就养成一种责任心,要做一件事一定要做得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导演的责任是很重大的,尤其像《追捕》这样的电影,作为导演我要统领这么大的团队,有一刻松懈下来,整个电影都会受影响。另外我当然是真的喜爱电影,尤其是有灵感的时候更不愿意放松下来。”吴宇森笑称,不管付出多少时间自己都要尽量把电影拍好,“之后只要吃一顿好的我就很满足了。”

对话《追捕》导演吴宇森:希望接下来一年完成一部影片

《综艺报》:您会介意别人给你贴上“暴力美学大师”“子弹导演”等标签吗?

吴宇森:我没有感觉到烦恼,反而觉得蛮亲切、蛮好玩的,起码这说明了别人对我的电影或者电影表现手法的观感。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都能接受,也蛮感激外界对我的关心和喜爱。

《综艺报》:除了回归“暴力美学”的个人风格之外,《追捕》还有哪些不一样的东西值得观众期待?

吴宇森:除了所谓“暴力美学”,《追捕》微观的主题就是对人性和友情的刻画。因为故事发生在日本,两个主角当中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日本人,我希望透过影片传达这样一种信息:来自两个不同文化背景甚至还有那么一段历史关系的人,彼此之间有很多的不谅解,但最后还是能够成为朋友。当然我不想把这个电影太政治化,我只是觉得在本来水火不相容的情况下,双方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然后成为朋友,这是我最大的向往。

《综艺报》:张涵予、福山雅治、戚薇等几名主演是怎么选定的?

吴宇森:我没想过将张涵予变成高仓健,因为高仓健有他独特的性格魅力,要模仿他只会让观众发笑。张涵予有他自己的个性和独特的魅力,所以就让他来演绎另外一个杜丘。大家都知道张涵予是个硬汉,我希望能把张涵予拍得浪漫一点、感性一点,所以电影里也加重了他的爱情戏份。

原著描写的日本警长像条毒蛇,从内心到外表都非常冷酷。我觉得这样的人太冷了,既不好看也不符合当代人审美取向。福山雅治温文儒雅,有他柔性的一面,又是个非常有风度的人,正好符合我心目中刚柔并济的警长形象。

戚薇是影片监制陈嘉上极力推荐给我的。她是电视剧演员,我从不看电视剧,所以对她的认识不多。看到她本人后,我发现她是个很有活力、蛮爽朗的人,也像真由美的野性豪放的性格。戚薇不光演得好,她的工作精神也让我们很佩服,拍戏时受伤了还是坚持来片场,真的非常卖力。

《综艺报》:您所接触的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以及日本的电影工作人员有何不同?

吴宇森:日本工作人员做任何事情都比较专业、敬业,但他们会要求先有个完整的剧本和拍摄计划,然后按照计划去做事,很不希望临时改动。但香港片一向是边拍边写。以前有一个词叫“飞纸仔”,编剧写完今天的戏份传真过来,剧组接到就开拍,演员以及任何剧组人员都习惯随机应变。这在日本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演员,就算你一边写一边改一边拍,他们依然希望能在两三个星期之前改好让他们看,因为他们拿到这场戏的剧本后要培养感情,练习对白,将所有的感情、情节入脑。

专业有专业的好处,日本的工作团队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香港电影人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有些东西临时改了或者觉得不太充足的时候,大家会马上想办法解决。相对来说,内地电影圈总体上稍微有点乱,还没有达到全员专业的程度,需要时间去改变。

《综艺报》:您感受到中国电影市场这几年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吴宇森:在中国电影市场发展没这么蓬勃之前,我很害怕中国电影会像日本、中国台湾或者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一样慢慢流失自己的观众。现在我会担心大家会不会因为《战狼2》的卖座而一味去模仿它,这样中国电影就会失去个性,其他类型电影的发展机会就会越来越少。我不希望看到中国电影变得只看票房数字,我们要鼓励其他类型的电影,也要鼓励观众接受各种类型的电影。

《综艺报》:《赤壁》和《太平轮》“受挫”会对您多元化风格电影的尝试带来影响吗?

吴宇森:不会,我还是没有改变。只要是好题材、好故事,我都愿意去尝试,但是我不会现在流行什么就去拍什么,还是会拍我所认为的好的电影。

《综艺报》:接下来在中国及好莱坞有什么样的拍摄计划?

吴宇森:我会先回好莱坞拍部电影,因为好莱坞导演工会有要求,我一定要做够一定数量的电影。

其实我回到内地之后推掉了很多电影,现在有一部蛮好的题材是我不能推掉的,但不是有些人猜测的科幻片,也是我个人风格的电影。再接下来,我会同时在内地筹备几个影片,未来我的工作重心还是在内地,拍片速度会加快很多,希望达到一年完成一部影片。

云南白药斑消宝总代理

轻钢龙骨生产厂家

南京威能壁挂炉售后维修电话

相关阅读